记者调查陕西等地煤炭业 一县煤老板都在赔钱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欢乐生肖_欢乐生肖官网

2016-02-14 16:22中国经济网评论(人参与)

  最后的煤老板

  煤老板年关难过。这是中国经济最独特的一个群体,也是黑金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当我们当我们 在产业寒冬中的命运,成为一个时代的注脚。

  文_本刊记者 严凯 编辑_尹一杰

  2016年1月,中国60 年来最寒冷的冬天。

  《中国企业家》记者兵分两路,深入山西、陕西多个市县,近距离采访了一群民营煤矿经营者,你你这个群体在产业低迷期的命运,是一个时代的注脚。

  过去十年,以山西、陕西、内蒙古等省份为代表的中国煤炭产业经历了数次大规模的资源重组,整合大潮刚刚 席卷全国。一大批小煤矿被关闭或被并入国有煤企,大批煤老板在你你这个黑金江湖被淘汰出局。

  由政府主导的煤炭资源整合的一个结果是,大大提高了进入煤炭行业的门槛——最低规模从十年前的年产几万吨被提高到了年产百万吨。

  这对于那此新进入者和依然想在你你这个市场上捞金的煤老板而言,要想得到更多,就得投入更多。于是,民间集资、民间借贷以及高利贷兴起,大笔资金涌入山西、陕西及内蒙的私营煤矿。

  中国煤炭研究会否认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全国90家大型煤企的利润减少了60 0亿元,同比下降91%,整体行业的亏损面不可能 达到了95%。

  全国煤炭企业经营困难时,国家发改委也再一次释放信号,将继续推进行业兼并重组,鼓励大型煤炭企业对中小型煤炭企业进行整合。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年产60 万吨以下的小煤矿还有7000多处,总产能5.7亿吨;年产9万吨以下的有60 00多处,产能3.1亿吨。这其中绝大多数为民营煤矿,而行业再次推行兼并重组也原因,这批历经数次整合坚守至今的“煤老板”在产业寒冬中正在走向末路。

  临近年关,身在太原的郑龙乡有家难回。

  郑龙乡是福建省福清人,9年前随丈夫黄亦弟来到山西招标高速公路工程。招标失败后,夫妇二人杀入当时一片红火的煤炭行业,却未料从此再难抽身。

  如今,郑龙乡夫妇及许多几次媒体协作伙伴因投资煤炭生意失败早已债台高筑,至今仍欠着老家人两亿多元的高利贷。郑龙乡丈夫黄亦弟去年9月也因“非法开采”被昔阳县公安局逮捕,至今仍被囚于铁窗之内。

  在整个山西,像郑龙乡原来 债务缠身,春节有家难回的“煤老板”那末 了少数。数年前,当我们当我们 在煤炭行情好的事先大举借债,不惜民间集资和借高利贷买矿挖煤,寄望借此实现财富暴涨。

  但从2012年底现在现在开使,煤炭价格阴跌不止,至今已跌破成本价,煤老板面前的煤矿已然成为烫手山芋,所借高利贷却仍在利滚利。

  “在山西的福清人离米 有几万人吧,据我所知今年大次责都回不了家。”郑龙乡说。

  福清煤老板们的遭遇是你你这个群体的一个缩影。

  “民营(煤矿)老板肯定要消失了,能能不能 接受,能能不能 办法。”在陕西榆林市,乌兰色太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乔振杰站在空旷的矿区中央,望着面前的煤堆说。